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武道研究的博客

止戈为武 龙行天下

 
 
 

日志

 
 

李小龙与弟子李恺电话对谈录  

2010-09-25 20:42:12|  分类: 截拳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谈生活、表抱负、论哲艺、讲练功、说窍门、评泰拳、陈弱点、斥拳手、责骂战、训学生...... 小龙电话录音吐心声. 师徒真诚对话, 首次公开曝光。

译者李志远按:在国内流传的李小龙讯息,似乎都是翻来覆去、了无新意的旧闻,以《李小龙轶失的电视访问》为例,虽然自1994年“出土”后,美欧港台日已连载过不下百次,但有关内容,却迟至去年方陆续见于大陆武术书刊。

为弥补这方面的缺失,这篇本来准备在7月20日交由香港《太阳报》刊载的译稿,便率先在这里发表,让《拳击与格斗》成为全球首本披露《小龙电话录音吐心声》整个内容的中文刊物……

《小龙电话录音吐心声》记录着小龙与爱徒李恺于1972年初电话谈话的大部份内容(对话以英语为主,其中亦夹杂少许港式粤语),全长为23分钟8秒。

这项珍贵藏品,一直由李恺慎重保存,过往仅曾在1973年7月 30日小龙西雅图葬礼中,以及1996年“振藩截拳道”成立仪式上公开播放过两次。

由于小龙对通话正在录音并不知情,加上此乃师徒间私下闲聊,故内容和谈吐,尽管是即兴、不连贯、不时插入题外话,甚至男性友侪间的粗豪犷语,但言词、对答的率性坦诚,显然不是一般公开访问可堪比拟。而美中不足之处,就是通话欠奉头段内容;据物主解释,这是录音机器未及启动所造成,但却另有消息指出,李恺为免尴尬,故意将师傅斥责同门的说话部份删去。当美国“振藩截拳道”(其后更易为“李小龙教育基金”)在小龙遗孀琳达女士主催下成立后,李恺先生便概然将此录音带的拥有权赠予该团体。以下便是整个电话录音的内容意译:



李恺……你在那里都有没看过?

小龙:你说的是太极拳自卫术,还是……

李恺:比赛……(译者按:李恺所指的那里是香港。而国术比赛则是1971年12月香港举办“香港节”期间的其中一项节目—中国国术观摩晚会。)

小龙:那些比赛全是摆姿势的。说真的,丹(译者按:丹尼尔是李恺的洋名,“丹”则是小龙对爱徒的昵称),我实在不愿提起。你可想像一下,如果身旁坐了个外国朋友陪你看这些所谓“国术比赛”(小龙用粤语说这句话),老天,可真是非常尴尬!

李恺:他们的表现像流氓打架?

小龙:比流氓打架还差很多。你也看过流氓打架,就算那些家伙像“傅利沙”般抓上去缠着别人,最低限度,那些人还是果敢地向对手猛攻。但这里国术比赛的,却是懦夫。这群比业余水准尚大大不如的家伙,都是仅一个回合气力,他们出拳掴向对手时,头颅竟然一味后仰,甚至转去另一个方向,真是极之可悲。我可以肯定说,一个只集中锻炼双手的拳击学员,即使是初习者,在台上都不会如此糟。

李恺:拳击新手至少也意识到正在战斗。

小龙:对。那些国术比赛家伙确实不知所谓。于未搏斗前,他们无不装模作样地摆桩、走马,但一交锋接战,却立即变得手足无措——既有因击空令自己跌到晕头转向,亦有胡乱互抱一团。所以,即使香港观众也用“细蚊仔打架”(小龙用粤语说这句话)是来讥讽他们(译者按:“细蚊仔”,香港俚语,指黄口小孩。)。丹,单凭这句评语,你
便可想像到他们是何等不济,连本地人看法都是如此,换上外国人,就肯定更不堪。所以,我真的希望透过我的电影做来点事,提高一下水平……

李恺:哦,你不独想提高那里的水平,还设法叫他们赢得西方社会应有的尊重,这就是你到香港的使命。

小龙:全对,我真的抱有此企盼。所以,我拒绝留下替华纳兄弟公司搅个电视片集,便全因为我希望集中火力在香港做点要做的事。当然,可以肯定地说,当干出成绩后,我一定可以像奇连·依士活的“意大利式西部片”般,一举反攻人美国市场。丹,说真的,对于自己、路向和事物,我真的看得透彻很多。

李恺:返朴归真?

小龙:是,确实是的。这可说是一种透过自省而挣得的超脱。

李恺:记得你曾说过“必须经常磨利你的工具”,从另一角度说,如果你的工具皆是正常运作,那便可以随时运用。

小龙:就是这样吧,如果于任何角度都可以发挥,无论来者如何,你都可适应之,对方发挥越受限制,你便越有机会将之一举击溃。

李恺:确实是的。

小龙:但思考方面则不然,猪脑袋面对事情时,如果数目不算多,反会较为明快地作出判断。相反地,想得越深、越具体全面、越多打量的话,反应便显得迟缓了。以我而言,即无时间为追求答案而折腾。面对林林总总事情,我总会作出诸如——是什么回事、是对是错、是真还是伪……等自我诘问,直垂找得真像方休。就以我这次返回美国的主要目的,是推掉演出电视片集,便为个中例子。

李恺:噢,你已到达了说来颇玄的层次——醒悟。

小龙:我似乎还未能妥加控制怒火,我的脾性依然是火烫烫的。

李恺:这方面就涉及年纪了。

小龙:看来亦不尽然,其实只须给我数分钟缓冲静思——确可把我的怒气按捺下来。然而,以刘大川(小龙用粤语说这句话)为例,若他去的不是报馆,而是简单走在我面前即时动粗——那位仁兄,不幸的说,他可真的完了。说真的,我尚未拥有再转这边脸让人掌掴的修为。

李恺:此一时彼一时也,换在十年前,你总会对刘大川说“无问题,时间由你定”!

小龙:“时间由你定”?妈的,根本连“时间由你定”也不会说,我只会干脆地站在他大门口,等他们一返来便作个了断。你也知道过去在美国日子,只要有人提出,我必出手——由黄泽民(小龙用粤语说这句话)到什么什么名家或其他家伙,总之任何一次挑战,我都从没有拒绝过。但现在面对这些事情时,我的第一个忖度是“我怕这个家伙吗?”——答案当然是:“不”。于是,第二问题便出来——“你知他们的意图吗”——答案是“一清二楚”。最后,便到下决定了——“这样,你应该怎样做?”——我的结论是“什么也不做”,原因是——什么也不做比做一些什么…什么——显然明智得多

李恺:从你作出的决定思维,说明你真的是已经成熟。

小龙:是的——但不是已经成熟,而是正在“成熟”。
李恺:正在成熟?

小龙:对的。

李恺:你还要努力吗?

小龙:兄弟,如果完全成熟,即届结帐阶段,也是盖上棺材之时。老实说,体力进展会受到年龄左右,但智慧的提升则无休止,而且日新日日新。

李恺:我认为你真的做到了“以无法为有法、以无限……。”

小龙:“以无法为有法、以无限为有限”。

李恺:你真达到了或者接近到那个境界。

小龙:这还有须要商榷的。问题是“法”——有“法”即代表有所局限,若局限变成停滞下来的终点,生命力便随之丧失。

李恺:对的,我的训练方向确深受你的影响。所以,我也认为武术锻炼是一个无尽的进程,体会更随着越过的层次而不同。当跨过一个又一个层次后,你或会回头顾盼,却不会退返。

小龙:是的。一个人确应该不断改进,而非障困在固定模式、法门。

李恺:非常同意。

小龙:在这方面,我有幸地有一定领悟。

李恺:其实很多人也在你的启发下,从原先阻困中获得解脱。

小龙:我倒希望可做到。

李恺:昨日,依鲁山度一整天还亢奋得没完没了,他真的是获得很大的启迪。

小龙:哦,他在前晚来过我处。

李恺:难怪依鲁山度连教授方式都有所不同——我们这个只有三个人同练的小班子,再不用花时间去踢击重型拳袋了;他还要我们作击打时,身位尽量迫近多一点目标。

小龙:是的,要提高腿击技术,最好是踢靶或近似练习。于练习侧踹时,还切记勿踢空腿,因为这些动作,会伤害膝部关节。

李恺:伤及膝关节?

小龙:是的,当侧踹踢伸至尽仍接触不到目标,劲猛力量便无从消弭了。此外,动作尽量精简;也须倍加留意。

李恺:你知不知道好莱坞大道刚开了间踢拳道武馆呢?我刚去过参观。

小龙:那里有踢拳道武馆?你去看过?我在泰国时,也曾独个儿去看泰拳赛,那是羽量级冠军战,而其中一个参战者便是《唐》片的特约武打演员。泰拳手给我的印象是用脚的“沙利文”,硬撼但欠细腻。(译者按:小龙口中的沙利文“John L.Sullivan”,是指一位早期拳击冠军,那时代的拳击比赛,没有回合限制,连拳套亦欠奉,最多的作战方式是冲前互撼硬拼,例如沙利文本人,便曾与对手打足75个回合方取得胜利。)

李恺:我可以想像到他们猛施胫骨扫踢,至令对手丧失战斗力。

小龙:他们并非如此独沽一味,如果步法欠灵光,情况是这样的,但面对不断的移动对手,又会是另一回事。

李恺:我认为泰拳手腿击过高易生问题,曾经有日本拳手,便以低腿乘势将施展高踢的泰拳手一再扫跌。

小龙:出击太明显、不注重诱敌虚击、动作过大都是被扫跌原因。

李恺:不注重诱敌虚击及节奏单一,攻击易被察觉。

小龙:所以总是“沙利文式”互撼硬拼,并导致八成击倒赛果以拳击技术达至。

李恺:何以那间踢拳馆仍可大吹大擂?

小龙:比赛方式。如果安排他们作拳击比赛,西洋拳手肯定稳操胜券。

李恺:我知道你很忙。打电话给你,只是想抓个机会亲口和你打个招呼。(译者按:小龙这次赴美,主要是处理售屋、搬迁、财务及会晤华纳公司等事宜,但在持家有道的妻子先抒启程部署,小龙抵达时,事情已大致办妥,故根据小龙的访友会客记录,在那十多天内,他确非想像般忙碌。)

小龙:多谢,能与你通话,我真的很快慰。是的,我的房子是正在放盘出售。

李恺:售楼的事是从依鲁山度那里听回来的,说真的——如果有什么要我办,例如清洁等事情,只消说一句便照办。

谈生活、表抱负、论哲艺、讲练功、说窍门、评泰拳、陈弱点、斥拳手、责骂战、训学生...... 小龙电话录音吐心声. 师徒真诚对话, 首次公开曝光。

小龙:多谢你的好意,这次,我找了不求人Bekin Man)。

李恺:不求人?(译者按:音译不求人Bekin Man是当时洛杉矾最大的专业搬家公司。)

小龙:是的,就由不求人来承担这些劳什子粗活,我只是从稍后运走的家当中,拣选点来应用,例如把些书、衣物等,先行带走。

李恺:你是否将家当先运走,储存好,等你日后再买另一间房子才处理。

小龙:这便要视乎这里的演艺工作,如果形势好,我会回来,然后考虑再买房子。

李恺:我倒相信,你在香港演艺界所干的成绩,在这里也可以造成很大震荡,因为……

小龙:这也要视乎——视乎片子的总体成绩了。要知道,除我的演出外,还有很多很多环节,总之,由导演到拍摄、从成本至灯光,都是造成影响的因素。

李恺:香港拍电影的水准能达到美国要求吗?

小龙:当然有距离——不过仍具有一些条件,我指的是……

李恺:例如人力、环境,是吗?


小龙:是的。说到底那里还是东方好, 莱坞。

李恺:真的,那条件确可让你的参演数目比好莱坞多一点。

小龙:我的看法也是这样。

李恺:谈回《唐山大兄》,你在演出时,应该是说粤语,对吗?

小龙:对的。

李恺:拍完后,就由他们加工?

小龙:他们便替片子配上普通话。香港拍的电影,都是将拍摄与收音工序分开处理。

李恺:《唐山大兄》会不会在这里(译者按:指美国)放映?

小龙:一定会,但何时公映,就很难说了。原因是这部电影的香港卖座成绩,令嘉禾斟酌海外代理条件时,显得比较慎重;例如与英国兰克斯乐公司谈判英国公映权,我便要等到邹文怀下星期到来后,才有洽购进展的最新消息。邹文怀现在是我拍挡,因为我和他刚成立了一间名叫协和的电影公司。

李恺:哦……我只是想,你知道——我们多期望看到你主演,的电影。

小龙:OK,兄弟,我倒可肯定你会爱看她们——《唐山大兄》和《精武门》。

李恺:《精武门》——你还为她忙着呢,对吗?

小龙:不、不、不。已经完工——我还在结局中死了。

李恺:噢,那位是历史人物,所以你要……

小龙:不、不、不。在片子里,我不是扮演霍元甲(小龙用粤语说这句话)本人,我的角色是他的学生。这个安排,比做霍元甲更加有发挥,因为饰演历史人物,是会受到一定限制,连剧情也要跟随生平发展,所以,我演的,是虚构出来的霍元申弟子。

李恺:哦,虚构出来的霍元甲学生!

小龙:是的,那个安排很有趣。在电影内,我会和霍元甲一样,与日本人及俄国人拼过,而且还打得很精彩,很够劲。那些打斗场面如果连我也觉得喜欢,一般观众会如何,应该可以想像得到。

李恺:不同国籍的角色,打斗安排是否不同?以俄国人为例,是否施运摔跤技术为主?

小龙:不,片中俄人,既用摔锁,亦采用拳打脚踢;而我亦一样,用得的全用,包括牙咬。总之,这部电影就是共冶一炉,还涉及历史中的租界八国联军(小龙用粤语说这两句话)、狗与华人不准进入——你还记得上海?

李恺:喔,我也知道那些事。

小龙:就是集中那段时间,而我在电影中的下场,便死在枪下。说起来,真是死得轰轰烈烈中国人、精武门一我便是这样大刺刺的行出去,然后喝声操你的,我现在就采一即冲前、跃起,而画面就在我凌空之际,砰、砰、砰、砰、砰、砰枪声衬托下停凝着一除了动作不同,这个完场安排与《神枪手与智多星》真的很相似。(译者按:《神枪于与智多星》是1969年度奥斯卡得奖电影“Butch Cassidy and the Sundance Kid”.的香港译名。)

李恺:天,这当真是悲壮结局。

小龙:纯粹中国式风格,我认定观众一定十分喜爱。

李恺:理所当然的。

小龙:兄弟,你真要看看香港电影观众,他们真是很很激情。如果看到不满安排,即时会狂骂那妈,点会架?(译者按:小龙是以粤语说出这句地地道道的港式粗言秽语。全句可如此理解干他X,怎会这样的安排?),但碰上心爱的扬面,他们则会毫不吝啬掌声。

李恺:你是否构思拍摄四部新电影,而每部又筑建于不同层次?

小龙:是的。我的第三套香港电影,打算到欧洲摄制,内容是一个言语不通中国人流落异乡,仅凭原始武器求存的故事。至于第四部,则非常非常像《无音萧》,是描写一个人的启悟历程……你一定看到这部很有启发和娱乐性的电影。

李恺:你在香港期间,这里亦开拍以中国功夫为题材的电影或电视剧集。

小龙:哦,你说的,应是一套电视片集。

李恺:好的名称好像叫功夫或什么……

小龙:她是叫《功夫》,本来是由我演出,但ABC电视台最后还强烈反对,不过,华纳公司仍希望安排我参演其他剧集——说真的,我确乐得遭摈出局,否则,今年的发展,肯定会受到束缚。(译者按:《功夫》电视片集是由ABC电视台及华纳公司合作摄制。)

李恺:是的,因为片集现时才刚刚开始摄制。

小龙:哦。

李恺:你下次回来,定会接到新片集工作安排。

小龙:哦,电视片集……

李恺:粗制滥造,是吗?

小龙:是,环顾电视片集,真的是充斥着乏味劣品。

李恺:很同意。

小龙:就以《无敌铁探长》、《万能神探》为例(译者按:“IRONSIDE”“MAN-NIX”均为两部美国著名长寿电视片集的香港译名,小龙更曾于1967年在前者客串演出),也是急就章成品。试想想,电影摄制是经年屡月的工作,电视片集则每星期赶拍一集,在如此急迫下,如何可以保持水准、新意?虽然拍电视赚的是快钱,但我对这类工作真没有兴趣,原因……可能是性格使然吧。

李恺:我是很明白你对质量的执着。

小龙:的确是,钱不是我的先决考虑,而这亦是我结束所有截拳道武馆的因由。我真的不想给机会让人和稀泥一会儿,便在外间打着真理真道去招徕谋利。

李恺:你对择徒如此严格,都是防止有人假借这是截拳道广告牌招摇撞骗。

小龙:我常常训诫依鲁山度小心从事,也是基于此故,这方面你应对依鲁山度多加援助。

李恺:明白你的交付,可以放心。

小龙:好。

李恺:一直以来,我和依鲁山度都很投契,我们确是好伙伴。

小龙:好。谈到依鲁山度,他的腿击真的变得十分别扭,欠缺流畅,而且太多预告动作了——这我已向他指出;但他似乎被一些事困扰着,你知问题何在吗?

李恺:我认为他被过量训练所影响,依鲁山度用来练习踢击的拳袋实在太重了,久而久之,便养成蓄势待发习惯,以及不够直接了当的姿势。

小龙:攻击威力应源于打击的瞬间,而非来自事前酝酿,蓄势猛蹴用来对付重型拳袋犹可,以之迎击对手则不济事了。

李恺:昨日操练所见,他的切入距离已有改善,之前,他总是脚前掌先触到目标。

小龙:是我告诉他的。

李恺:哦,难怪他这样落力练习。其实,为培养瞬间发力,我们已努力多采用击打拳靶训练,并减少过度倚助重型拳袋。

小龙:唔。

李恺:在你离去之前,会不会安排次整合训练或类似的……(译者按:小龙早在60年代,除每日常规练功外,已采用类似专业运动员的整合训练安排,以进行针对或特定性锻炼。)

小龙:安排整合训练!我实在忙得不可开交……不过……

李恺:许可的话,我真的渴望能和你见见面。

小龙:可以的,兄弟,可以的,让我试试安排吧,我……

李恺:我真的想见见你,否则又要等到明年或下次你再返美国了。

小龙:我有你的电话,许可的话,我会找你。

李恺:好的。

小龙:好。

李恺:其实不用太久,即使一会儿我也满足。

小龙:好,丹,好。

李恺:能够和你通话真是很快慰。

小龙:兄弟嘛,不用客气。

李恺:请多保重。

小龙:你也要保重,丹尼。多谢你的来电。

李恺:这是我的荣幸。

小龙:多谢你。

李恺:再见。

(电话通话录音至此结束。)


来源:上文原载于《拳击与格斗》香港李志远翻译。

----------

后续补充:以下内容与上文相关联。摘选自美国李小龙教育基金会会刊《知识并非全部》对李恺师傅的一次采访。采访者Tammy Ladda,翻译者振藩文化传播公司杨娟:


记者:在最新的一期Newsletter中我们读到了你与李小龙的一些对话。回想一下,在你们的谈话中是否有一些你曾经想问但是你始终没问的事情呢?


李恺:每次跟他交谈的时候,他总会冒出很多新奇的想法。他总是在思考训练方法。在最后一次跟他的谈话中,他谈到了要放弃打沙袋的做法。那时候我们都在做很多很多打沙袋的训练。他希望我们要少放些精力在打沙袋的训练上,而应该开始着重进行速度训练。也就是说,少进行力量练习而多做一些速度练习。


我希望自己当时能够多问一下他当时正在努力的一些方面。包括手法技巧等等。但是我已经很知足了。


我知道他希望我们加强平衡和精简的练习。并不需要累积技巧的数量而是强调一些重要技术的精华部分并且从自身实际进行训练。即使只是简单的一个拳击或者踢腿,如果你能够充分地发展并且进行锻炼的话,它都能够成为一种艺术。让它真正变成自己的东西这同时意味着你能够在任何角度、任何时间和距离对它进行运用。高效地运用这些技术,并且持续使它日臻完美。精简同时擅长


有时候也许你会认为,“我已经做得够好了,因为我每天做200个拳击练习呢。”然后你去跟李小龙说,接着他会告诉你他每天做2000个。哇!简直无法想象!这同样是一种艺术。


在一个人的生命中,无论你做什么,只要你喜欢它并且每天练习很多次,那么它就会变成你自己的东西。那时候你就不需要再针对它考虑些什么了,因为它已经成为你的一部分了。

  评论这张
 
阅读(5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